(纽交所股票代码:WBAI)

比特币的天空11:四川的比特币矿场

2021-04-03 00:18:58  来源:500彩票网  责编:ningzw  点击: 

标签:比特币

  比特币的天空: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【7】【8】【9】【10

  很快进入丰水期,张力跟随朋友将矿场搬到了四川,虽然搬一次挺折腾,但是更加便宜的电价,对于挖矿这行还是很划算,这样一个月电费就能节省十几万甚至几十万。这还是对于他们这样的小矿场,大些的矿场,一个月能省上百万、甚至几百万的电费。

  说是矿场,其实就是在河边建了两排板房,一排放机器,另外一排当宿舍。这地方,两边都是山,山下是水,比内蒙的烂尾楼还荒凉。不过这地方距离发电站近,拉一根线就把电直接从发电站送过来了。反正丰水期,发电站的电用不了,如果没出用,只能泄洪,将水放掉,放掉的水就等于丢掉的电。而矿场的出现,解决了发电厂剩余电量的问题,也把不少频率倒闭的小型发电厂盘活了,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。

  因为这个地方太荒凉,而且进入2013年,挖币的矿场多了起来,竞争也激烈了。朋友给张力他们涨了工资,月薪开到一万多了,还有招了几个人,这回都是大学生,还有211大学计算机专业的。

  张力做了主管,负责给他们培训。其实说是培训,现在换了专业矿机,工作反而简单了,没什么技术含量。每天就是那个一个检测仪,在矿场巡视,发现疑似出问题的矿机,就接入检测仪检测,检测确实存在问题,就把机器拆下来,也不要他们维修,就负责拆下来,集中送到指定地点,有人过来拉走送去维修,再拉回来,然后他们负责把拉回来的机器重新装上。

  其中有个叫杜锋的小伙,听说是北京上学,毕业后第一份工作也是在北京,现在跑到这里和他们当矿工了。

  张力有次和他搭班,检查了一遍机器,出去透口气(矿场里面噪声太大,根本没发说话,而且都带着耳机,不带耳机,晚上回去耳朵里净是跑火车的声音,他们工作交流都是用简单的手势)。

  在透风的间隙,张力问杜峰:“听说你211大学毕业,毕业后在北京上班,怎么想着和我们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矿工了”?

  杜峰说:“现在大学不比以前了,再说北京那地方,学校多,一转头扔过去,砸中的人里不知道有几个211。只是听起来光鲜,北京也不好混,工资听着高,消费也高,一半工资贡献房租和交通了,攒不下钱。再说,这里给的工资不比北京大厂少,这地方,生活成本几乎为零,一年能存下不少钱,先存点钱以后再说”。

  张力说:“也是,不管干什么,家里没矿只能自己挖矿,总的先存下钱才踏实,这社会,竞争越来越激烈了,不定那天就被淘汰了”。

  杜峰说:“是啊”,话锋一转:“听说力哥很早进入币圈,手里有不少币,应该已经是人生赢家了”。

  张力没否认,只是说:“也算熬过来了,当初挖币欠了一屁股债,那时候和家里闹得鸡犬不宁,总算低谷时间不算长”。

  杜峰说:“力哥眼光好啊,现在手里的币怎么也值个几百万了吧”。

  张力说:“哪有那么多,具体多少没算,里面有不少是以前的合伙人的,不都是我自己的。说啥眼光,只是当初急着赚钱,能力有限,没有合适的路子,病急乱投医,正好看到比特币这东西,就狠心博一下”。

  说完,张力又问:“对了,你怎么知道我有不少币”?

  杜峰说:“听小王说的,我看他年纪轻轻,也算个小富翁了,他手里就有不少币,前些天,刚花几个币换了一套最新的游戏装备。我就问他,手里有不少币吧,出手这么大方?他说这算不了什么,和力哥比起来我手里的不值一提”。

  张力听了,神色一变,随即恢复了表情,哦了一声,说:“时间差不多了,该进去干活了”。

看完该资讯,您的心情是?